椰青时间到

某时某刻

绿谷出久有时也不展示出他名为正直的品质。


比如现在,在爆豪胜己面前,他听着对方低沉的咒骂声,恍惚觉得自己听见的是塞壬的歌声。


爆豪胜己余光扫到后视镜里走过的人,皱着眉小声地骂在里面的绿谷出久。


英雄应该举止得体,他想起今天早上看见的新闻里批评家说的话,忽然改变了主意,决定今天他就是要干点英雄不该干的事。


因此两位英雄又花了一个小时才回到家里。


喵图这个上色有一点厉害
|・ω・`)所以我的草稿有救了是吗
P1爆爆P2天依都是万圣旧图

魔女天依祝大家万圣快乐٩( 'ω' )و

被大柠老师的贺图甜到而突然摸鱼的我( ˙˘˙ )

让大眼萌汉都脸红的帅气阿胜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梦里黑白混乱的线条织成他曾经的样子,好像梦里的他正做着个美梦。

天官里最喜欢的风师,就算在地为乞也是原先的那个人。

【巍澜】喝点小酒吧

赵云澜像只慵懒的猫那样蜷缩在床上,除了他躺的那块地方,乱七八糟的杂物霸占了他那张床,好像是要把吱呀声压下去那样。
他皱着眉头,一只手搭在腹部,乱糟糟的头发蹭在歪斜的枕头上,脚从被子里探出来一点儿,刚刚避开窗外落进来的晨曦。
压在枕头底下的手机震动起来,赵云澜迷迷糊糊地把它掏出来看了一眼,沈巍。
“喂?沈教授……”
没睡醒的赵云澜从喉咙里发出幼兽那样的咕噜声,尚未打开的嗓子带着点喑哑。
“赵云澜,你是不是又喝酒了?”
他完全可以想象出沈巍说这话时微微皱眉的样子。
“一点儿,不多。”他翻了个身,脸埋在被子里闷闷地说,好像这样能藏住酒气似的。
“胃药呢?是不是又没吃?”电话那头的审问还在继续。
这个胆大包天的醉鬼冲着手机亲了一口就挂了。
沈巍很生气,气得耳朵都红了。
赵云澜是给床头撞清醒的,他一睁眼就看见自己两条腿上裤子半挂不挂的,背抵在枕头上还向后蹭着。
沈巍紧紧地盯着他看,他的睫毛紧张似的轻轻颤抖,右手却稳稳地抓着赵云澜的两只手腕。
“嗯?宝贝儿,这么想我啊。”赵云澜眯着眼睛笑起来,看不出是醉是醒。
沈巍看着这个人,懒洋洋地躺在床上,把自己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他面前的样子,抑制不住地想粗暴地对待他,却又小心翼翼地珍惜着他。
“不准你再瞒着我。”他最后只这么说。
赵云澜亲了亲沈巍的唇角,抬眼对他说,好。
揉碎的语句渗入浓稠的空气里,掺杂着痛苦的快乐卷携着语言无法表述尽的情感海浪般翻涌着,随天色渐渐明朗起来。
最后云雾散去,天空开阔清明,一如他们在静默中沟通了彼此,而不再畏惧。